快眼看書 > 武俠修真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四卷 時空迷蹤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了因果

第四卷 時空迷蹤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了因果

推薦閱讀: 都市超級雇傭兵王   合租醫仙   穿越獸世:獸王,別亂來!   都市大進化時代   功名   通幽大圣   第一神醫女婿   贅婿兵王   攝政王爺欺上門   神醫極品贅婿   第一戰神   重生三國當皇帝   寒門贅婿   贅婿兵王(葉秋林清雅)   重生80醫世學霸女神   萬古第一神   亂晉我為王   戰神升級系統  

    最快更新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最新章節!

    “孫道友,你不是被連巖斬殺了嗎?”黑袍青年看到老者,滿臉驚愕之色。

    “兩位……”白衣女尼面上也是一驚,隨即回憶起灰袍老者的話,神情豁然一變。

    她身形一晃化為一道白影,朝著旁邊急射而去。

    一道纖細紅光擦著她的身體飛了過去,并未打中。

    黑袍青年背后也出現一道纖細紅光,洞穿了他的胸膛。

    “砰”的一聲,黑袍青年胸膛炸出一個大洞,口中鮮血狂噴,倒在了地上,氣息一陣紊亂。

    兩人后方,紅裙少婦此刻面無表情的放下了手,雙手之上仍舊殘留著道道紅光。

    “你們是一伙的!”白衣女尼的身影一晃在數百丈外出現,柳眉倒豎的喝道。

    “呵呵,余仙子果然聰慧,不過這里是我的地盤,你再如何掙扎也是無用。”灰袍老者淡笑一聲,抬手一揮。

    廣場周圍的六座石碑上的陣紋猛地亮起,嗤嗤銳嘯聲中,無數道暗紅光芒從石碑上射出,交織成一張巨大光,朝著白衣女尼罩下。

    與此同時,一座石碑上浮現出一張巨大怪臉浮雕,青面獠牙,仿佛惡鬼一般。

    怪臉大口一張,噴出一道暗紅光芒,罩住了地上的黑袍青年。

    黑袍青年原本還想掙扎,被光芒罩住,全身立刻動彈不得。

    而白衣女尼眼見此幕,面色大變,身形朝著廣場之外射去,同時她身上紫色電光大盛,并且朝著周圍擴散而開,轉眼間形成一個紫色雷電靈域,將其身形淹沒在其中。

    無數道紫色電蛇在靈域內呈漩渦狀旋繞起來,漩渦中心區域的電弧更是刺目之極,滋滋作響。

    轟隆雷鳴聲中!

    靈域內的紫色雷電倏的聚集到了漩渦中心,下一刻一道刺目雷電劍光從中爆射而出,攜帶無盡威勢,劈在前方的暗紅光上。

    “嗤啦”一聲!

    暗紅光頓時被撕裂出一道縫隙,白衣女尼從靈域內飛出,眼看便要從那道縫隙飛射出去。

    “倒是小瞧了你,竟已修成了靈域,不過在這里又有什么用?”灰袍老者眉梢一挑,隨即灑笑一聲,單手前伸,猛地一握拳。

    “轟隆”一聲,暗紅空間的天空猛地一晃,綻放出一道道暗紅光芒,瞬間凝成一座暗紅山峰虛影,向下一壓。

    轟隆隆!

    一股可怖巨力從天壓下,雷電靈域立刻寸寸碎裂,白衣女尼的身形也頓時停住,然后隕石般從天而降,重重砸在了廣場之上。

    距離她最近的一座石碑上也浮現出一張巨大怪臉浮雕,張口一吐之下,一道暗紅光芒罩住白衣女尼的身體。

    一股詭異力量從暗紅光芒中透出,白衣女尼的身體立刻也動彈不得,和黑袍青年一樣。

    灰袍老者緩緩從半空落下,站在廣場之上。

    紅裙少婦也飛落而下,站到了灰袍老者身后。

    此女此刻面無表情,不,應該說是木訥才對,仿佛一具傀儡一般,和之前在外面時靈動妖嬈的模樣形成鮮明對比。

    “孫重山,這一切都是你的陰謀吧,你千方百計將我們騙進這個空間,究竟想做什么?”白衣女尼看了紅裙少婦一眼,沉聲喝道。

    灰袍老者沒有理會白衣女尼的質問,揮手一招。

    他身前光芒一閃,一個黑色儲物戒指和一柄綠色蛇劍浮現而出,正是三角眼男子之物。

    與此同時,白衣女尼和黑袍青年身上的儲物法器也飛了出去,落在灰袍老者手中。

    “不錯,不錯,大豐收啊!”老者神識一探幾人的儲物法器,面上喜色更重。

    “你想要謀財害命?莫要忘了,日月神舟制度嚴謹,登船下船,都需要核實每個房間內修士的身份和人數。你在這里殺了我們,之后下船時人數不夠,日月盟不會放過你的。”白衣女尼眼見此景,沉聲喝道。

    黑袍青年面色也瞬間煞白一片。

    “嘿嘿,余仙子不用擔心,我不會殺了幾位,只是將你們煉制成這九九閻羅大陣的傀靈而已,從外觀來看,與此前一般無二,就像這樣。”灰袍老者嘿嘿冷笑,然后掐訣一點。

    又有一個石碑上浮現出一張巨大鬼臉浮雕,張口噴出一道光芒,沒入廣場某處。

    那里地面血光一閃,三角眼男子的殘軀一閃而現,然后被暗紅光芒卷住,飛入鬼臉的血盆大口中。

    猙獰鬼臉咀嚼了片刻,鬼臉所在的石碑上光芒閃動不已,片刻之后,鬼臉張口一吐。

    一道人影從中飛出,落在地上,赫然正是三角眼男子。

    而且三角眼男子和之前一模一樣,氣息也一般無二,只是神情木訥,和紅裙少婦一樣,但只要少許遮掩,外人絕對看不出任何破綻。

    “怎么樣?這樣,日月盟的人可能發現破綻?”灰袍老者得意無笑道。

    “這……”白衣女尼和黑袍青年眼見此景,都是一呆,隨即臉上都露出絕望之色。

    “咦,確實是很妙的手段,著實令人大開眼界。”一個聲音突然想起,在廣場上回蕩。

    “什么人?”灰袍老者面色豁然一變,目光朝著周圍望去,同時手中掐訣不已,似乎在催動什么一般。

    但是周圍卻沒有任何異狀發生,反而是籠罩在白衣女尼和黑袍青年身上的暗紅光芒突然一閃消。

    而廣場周圍石碑上陣紋的光芒,也一閃熄滅,半空的中的血色巨峰也隱沒消失,整個暗紅空間恢復了平靜。

    白衣女尼和黑袍青年急忙站了起來,也朝著周圍望去。

    “怎么會!這閻羅之鼎是我的!我早已祭煉完成,怎么可能被人奪去!”灰袍老者滿臉猙獰,嘶聲力竭的驚呼道。

    他兩手奮力掐訣,但周圍空間沒有絲毫回應。

    “哦,此寶叫做閻羅之鼎嗎?不錯,不錯。”半空之中憑空出現兩個人影,正是韓立和啼魂,緩緩飄落而下。

    “是你們!竟敢奪了我的閻羅鼎,受死吧!”灰袍老者看到二人,微微一怔,但隨即雙目變得血紅一片,兩手連揮。

    “轟隆”一聲!

    數十道刺目寶光從他身上射出,大多數是品級頗高的仙器,還有一些強大的符箓,雷珠,火珠等一次性寶物,鋪天蓋地朝著韓立打去。

    站在韓立身旁的啼魂上前一步,身上冒出刺目黑光,單手一推之下,一團數十丈大小的黑色光團脫手飛出,迎頭將灰袍老者的仙器,符箓盡數罩住。

    那些仙器符箓等物行動盡數變得遲緩,仿佛陷入了淤泥中一般,動彈不得。

    隨即啼魂面色淡淡的一揮衣袖,那團黑光和里面的東西盡數乖乖飛入其袖中,不見了蹤影。

    “你……你們是什么人?”灰袍老者面色瞬間變得蒼白一片,惶恐之極的問道。

    而白衣女尼和黑袍青年看到此幕,再感受到韓立和啼魂身上深不可測的氣息,也是面色大變。

    “以你的修為,卻有如此多的仙器寶物,看來這種殺人越貨的勾當,你已經駕輕就熟了。”韓立瞥了灰袍老者一眼,淡淡說道。

    灰袍老者面色更白,身體篩糠般顫抖不停。

    “多謝二位前輩相救。”白衣女尼和黑袍青年急忙上前,朝韓立拜謝道。

    韓立看了黑袍青年一眼,抬手一揮。

    黑袍青年身影頓時消失不見,移出了此地。

    而白衣女尼眼見此景,嬌軀微微一震,面上神情又恭敬了幾分。

    修為高絕之人,一般都會有些怪癖,萬萬得罪不得。

    “你叫什么名字?”韓立走到白衣女尼身前,開口問道。

    “啟稟前輩,晚輩余夢寒。”余夢寒急忙答道。

    “看你身上的氣質,是下界飛升修士吧,從何處飛升的?”韓立心中暗道一聲果然,面上卻沒有絲毫表露,再次問道。

    “前輩慧眼,晚輩確實是從下界飛升之人,出身靈寰界。”余夢寒一呆,老實的回答道。

    “果然是靈寰界出身,你身上帶有那里特有的氣息,我也算是半個靈寰界之人,今日相見也算有緣。我看你的體內沉淀了不弱的雷元之力,是吃了某種雷屬性的天才地寶吧,可惜你此刻修煉的功法算不上太高明,我這里有一本雷屬性的功法,看在同出一界的緣分上,就贈與你吧,希望你不要辜負了這門功法。”韓立微微一笑,取出一塊紫色玉簡遞給余夢寒。

    玉簡上記載了一門雷電功法,出自《五雷正法真經》。

    余夢寒再次一呆,有些不知所措的接過紫色玉簡,只覺得眼前之人,似乎有種熟悉之感,但卻怎么也想不起來在哪里見過了。

    韓立也沒有再和此女說什么,抬手一揮。

    余夢寒的身影也從這里消失,被送了出去。

    “那人不是主人你的朋友嗎,為何不現出真身和其相見?”啼魂聲音在韓立腦海中響起。

    “時移世易,現在的我現出真身和她相見,不管是對她,還是對我們來說,都不是什么好事,如此了結一樁因果,也算不錯。”韓立搖了搖頭,淡淡說道。

    啼魂微微一笑,沒有再說什么。

    韓立望向灰袍老者,邁步走到其身前。

    “前輩……晚輩罪該萬死,以前鬼迷心竅,做了那么多錯事。我愿意將這閻羅鼎送于前輩,還請前輩給我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灰袍老者撲通一聲,跪倒在韓立身前,磕頭如搗蒜。

    “放心吧,我不是來向你尋仇的,你以前做過什么事情,也和我無關,我有幾個問題要問你,你老實回答,饒你一命也未嘗不可。”韓立淡淡說道。

    他并未衛道士,殺人越貨之事也做過不少。

    只是他殺的人都是對自己有所惡意,并不會像這灰袍老者那樣,單純為了奪寶而殺人。

    (忘語白天有事出門,今天只能一更了哦)快眼看書小說閱讀_www.zwtueb.live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