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書 > 武俠修真 > 喵主子 > 第67章 第 67章 章

第67章 第 67章 章

推薦閱讀: 萬古第一婿   妖孽修真棄少   超級豪婿   三爺,夫人她又驚艷全球了   都市最強棄少   狂妃來襲:腹黑王爺誘入懷   雙世寵妃,誤惹妖孽邪王   好孕甜妻:狼性大叔兇猛愛   將軍夫人惹不得   甜妻可口:大叔每天都想撩   前妻難追,周少請自重   甜妻還小,總裁需嬌寵   獵妖高校   神話之龍族崛起   萬古最強贅婿   兵王棄少   農門小媳婦:隨身帶著APP   家養小王妃  

    飛船上。

    維爾斯的臉色一直都不太好,  不知道是沒睡好還是心情不好。

    一夜過去,  他眼睛充血的情況依舊沒有減緩,還是紅色。

    陸秋抱著他的大腦袋左右看了看,  伸出手晃了了一下“視力有影響么我的手是什么顏色”

    維爾斯張嘴咬住她的手指,一邊磨牙一邊含含糊糊地道“粉色。”

    陸秋搖頭“完了,  真出問題了。不是粉色”

    維爾斯眨巴著眼看她“是粉色。”

    他松嘴,  被他牙齒咬過的地方一片淡粉色。

    陸秋哭笑不得“那感覺眼睛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么疼不疼,  覺得硌么昨天忘記讓醫生給你看看了,  飛船上應該也配有醫生,我喊一下”

    她說著就按下了房間的呼叫按鈕。“我們需要一名醫生。”

    維爾斯也沒阻止,  就看著她忙活,心情不知不覺也稍微好了一些。

    沒多久,  一名機器人醫生就上來敲門了。

    竟然是一只熊貓的形象,渾身都圓滾滾毛茸茸的,非常可愛。

    “請問是哪位需要幫助有什么癥狀”

    陸秋指著維爾斯的眼睛“請給他的眼睛做一下檢查”

    維爾斯臥趴在地上,  熊貓醫生從懷里掏出一堆儀器。

    “怎么樣他的眼睛顏色昨天變紅到現在都沒好,  是不是感染了”等檢查結束,陸秋趕緊問道。

    熊貓醫生搖了搖沒有脖子的腦袋“疑似結膜炎,  沒有感染,  眼壓高用眼過度,情緒波動過大就會出現這種情況。”

    握著醫生開的眼藥水,陸秋放下心來,  撐著維爾斯的眼皮又左瞧右瞧了一陣。最后雙手捂在他眼皮上,  讓他閉眼。

    “你昨晚肯定沒有睡,  現在睡覺,我就在你身邊。”

    維爾斯張大嘴咬住她的腰起身,將屋子里的警報全都打開,把她圈進懷里,重新閉眼躺下。

    昨晚系在陸秋身上的領帶已經換成了鎖鏈,這條鎖鏈比先前那根還要更結實,無法用外力破壞,除了維爾斯也沒有任何動物可以打開。

    陸秋沒有睡,一直開著終端學習,靜音看視頻。維爾斯睡得依舊不安穩,她得隨時注意著輕拍他兩下。

    等到他醒來時,時間已經過了正午,首都星近在眼前。

    陸秋打開飛船上的投影,第一次看到了這顆星球的模樣。

    這是顆銀灰色的星球,銀灰中點綴著斑斑點點的綠色和藍色,看上去很奇怪,冰冷中透出一絲生氣,生氣里又是大片的冰冷。

    隨著飛船靠近,投影上的星球體越來越大,上面的景色也越來越清晰。

    說是清晰,也只是從斑點的綠色變成了豆大的綠色。

    維爾斯將陸秋的眼睛從投影上拉開“要到了。”

    “嗯。睡醒了,感覺好點了么讓我看看眼睛。”陸秋抬頭,掰著他的眼睛看了會。

    按理說結膜炎,也該是一道道血絲才對,可維爾斯的瞳孔是整片的紅色,紅得很純凈,細看竟然會覺得挺好看。

    “我覺得飛船上的醫生水平不太行,等到首都星再去醫院看一下吧。”

    維爾斯蹭了蹭她,一副她說什么都好的樣子“好,去。”

    飛船很快降落。首都星不愧是整個衍獸帝國的最中心,太空港幾乎是里瓦星的幾倍大,一眼看不到邊際,完全是超未來的高科技感,各種飛船飛行器來來往往熱鬧非凡。

    太空港轉船大廳穹頂高到陸秋感覺自己像只螞蟻一樣渺小。

    她縮在維爾斯懷里左右張望,沒想到沒先登上飛行器,反而等來了摩黛絲。

    在陸秋平安和維爾斯匯合之后,摩黛絲就回了首都星。

    知道他們要過來,摩黛絲主動在太空港等候接船。

    跟先前簡陋的偽裝相比,她這會直接偽裝到了牙齒,裹得嚴嚴實實,瞳孔用了變色美瞳,成了琥珀色。毛色也成了全灰色,灰撲撲,毫無存在感。

    “秋秋。”摩黛絲粗著嗓子喊道,三步并作兩步迅速到了她面前,前爪張開就要抱一下她。

    當然,這次依舊失敗。

    維爾斯的胳膊牢牢擋在前面。

    摩黛絲歪了歪腦袋,直接撲到了維爾斯身上,靠著他蹭了一下。

    維爾斯的動作立時僵硬住了。

    這還是摩黛絲第一次主動親近他。

    趁著維爾斯僵硬的瞬間,摩黛絲一把將陸秋拉起來使勁抱在懷里揉了又揉蹭了又蹭,鼻子靠在她臉頰上大吸了口氣。

    “啊,秋秋身上好香好好聞,皮膚好光滑,無毛真的太棒了”

    跟從前人類喜歡有毛動物一樣,摩黛絲她是一個隱形的,無毛控。

    知道維爾斯肯定又給陸秋拴上根鏈子,所以她也沒有帶著陸秋后退,就趁著這會維爾斯還沒反應過來前先享受一把。

    果然,才剛蹭了沒幾分鐘,維爾斯就伸爪將陸秋給搶了回去。把被摩黛絲蹭過的地方全都細致地舌忝過一遍,將她的味道完全消除。

    這占有欲讓摩黛絲忍不住撇嘴,這個三哥實在是太變態了點。

    陸秋摸了摸臉上的水痕問道“摩黛絲你怎么會在這里,是特地來接我們的”

    “是啊,飛行器已經準備好了,跟我一起走吧。”

    她走的是特殊通道,并不需要跟其他動物一起排隊。

    一想到即將要到達的地方,維爾斯的神色就再次陰沉起來。

    陸秋抱著他小聲哄道“不會有什么事的,你別太擔心。你小時候生活的地方還在么我想看看。”

    維爾斯臉色稍霽,緩聲道“不一定還在了。”

    摩黛絲插話“在的,都保存著,現在還一直有打掃,你過去就能住了。”

    維爾斯看向飛行器的窗外,此時他們已經飛離太空港,正在往首都星的大氣層墜入。

    “先不去王宮,我要先見奧利弗。”他突然道。

    摩黛絲轉過頭來,猶豫了一下道“奧利弗也在。”

    維爾斯將視線從窗外轉回來,剛剛被陸秋安撫下來的情緒又有些不好了。

    奧利弗除了愛耍手段之外,他還有一項技能非常厲害,那就是他的嘴皮子,非常會撒嬌會賣乖,這些技能甚至比摩黛絲用的還要熟練。

    兩個兒子,他看著比朗費羅還得寵,不管想要什么都能得到,走到哪都受歡迎。

    這也是維爾斯一直無法理解他的原因之一。

    明明已經什么都有了,卻還在嫉妒他人。

    現在奧利弗也在,不知道他又跟費利克因說了什么。

    飛行器接近一個小時后到達了首都星的都城圣伊城,王宮也坐落在圣伊城一角。

    陸秋從飛行器靠近地面時就一直扒著窗外看著外面。

    先前她以為卡里城的建設已經很驚人了,但看到圣伊城才發現自己是少見多怪了。

    到處都是高聳入云的建筑,建筑與建筑之間,連著高大寬闊的彩色光帶。

    這些光帶是另外一種道路,動物們可以從一座建筑通往另外一幢建筑。

    天空到處都飄著這樣縱橫交錯的光帶。

    從遠處看,這座城市就像一個巨大的魔方一樣,四通八達處處相連,也許某一幢大廈的頂層就是另外一幢大廈的第一層,比魔幻3d城市重慶還復雜。

    陸秋只看了幾眼就徹底眼暈了。

    穿過地勢復雜的城中建筑,飛行器一路到了一片低矮的建筑群前。

    說低矮也只是跟其他地方相比,實際已經不算矮了。

    這片建筑群統一白墻白瓦,一片白,占地面積非常廣,一路延伸到城外,建筑群內有大量的林木假山河流。

    陸秋覺得自己似乎看到了幾處熟悉的地方,都是在維爾斯小時的視頻中看到的,但是距離太遠又有些不太確定。

    飛行器剛一靠近,就有兩隊穿著正裝的動物上來檢查。

    摩黛絲掀開腦袋上的帽子,又把眼睛里的變色美瞳給拿掉確認了身份。

    接著維爾斯和陸秋也一同接受了檢查。

    似乎是提前就得到了消息,他們只是核對了一下身份就放行了。

    走到這里,一路上都一直很輕松的陸秋突然有些緊張起來。要見的可是整個帝國的陛下,會對他們棒打鴛鴦么

    “維爾斯。”

    維爾斯將她往上抱了抱“別緊張,沒事的。”

    維爾斯在思考,他不太明白費利克因為什么連陸秋一起邀請過來。難道是陸秋身上的特殊被發現了

    先前費利克因也派動物查過陸秋的來歷,肯定是如他一樣什么都查不出來。

    他都猜測過陸秋的來歷,那費利克因會不會也猜測過,他想要陸秋做什么會不會對她不利

    對未知的事物的焦躁和不安敢瞬間讓維爾斯進入戒備狀態

    “到了。”摩黛絲提醒道,“父王在小會議室里。”

    維爾斯面無表情地朝前飛去。

    小會議室他只來過幾次,這么多年,這里的格局一直都沒變過。

    維爾斯深吸了口氣,抬爪走了進去。

    兩扇巨大的門被打開,里面是個鋪著紅色地毯的巨大圓桌,靠墻兩側全是書架。

    此時里面坐了兩只貓。

    一只是陸秋昨晚上在視頻中見過一面的費利克因,他正捧著一本書在看。

    另一只貓是有著黑白條紋的短毛貓,看上去很精瘦,體型比維爾斯還要小上那么一點點。但是長得非常可愛,一雙碧藍色的眼睛圓溜溜的,嘴角似是掛著笑,狀態相當優雅。

    這就是二王子奧利弗了

    單看外型,幾乎沒有幾只動物能對他產生惡感。因為他確實長得很討喜,一張面善臉,雖然瘦,但是臉頰竟然感覺肉肉的,相當好摸的樣子。毛毛也打理得相當干凈順滑,幾乎要發光一樣。

    發現門被推開,奧利弗轉過頭看去。

    他今天突然被費利克因叫過來,也不說是有什么事,他已經在這里待了一個多小時了。

    驟然看到維爾斯和陸秋出現,奧利弗瞬間從圓桌旁的長椅上跳下去,背上的毛都全部炸開了。

    “你這個雜,維爾斯你怎么會在這里”

    一句雜種差點說出來,還好他很快意識到場合不對,及時收住嘴。

    “父王早就吩咐過你此生不能踏入首都星半步,你竟然還敢過來,你這是在違抗王命。”

    知道陸秋跑掉,而自己找的動物都被抓之后,奧利弗心里就一直很忐忑和恐慌。

    不知道將那些動物罵了多少遍,抓只沒有任何戰斗力的動物都抓不住。

    但是只慌了一夜他就鎮定了下來。他知道維爾斯不是好惹的,可陸秋已經被找回去了,沒有受傷,維爾斯也什么都沒有損失。

    就算維爾斯想找他麻煩,他被要求不能踏入首都星,只要自己不離開首都星,就是絕對安全的。

    所以今天被費利克因找過來,他也沒有太過擔心。

    從前做過那么多都沒什么事,這次應該也一樣。反正只要撒嬌認錯過去了

    維爾斯站在門邊沒動,眼神就那么死死地盯著他,仿佛一把利器一樣,隨時可能要了他的命。

    他緊緊摟著陸秋,速度不快不慢地朝奧利弗飄去。

    奧利弗腳步不自覺地開始后退。

    怎么幾年不見,怎么維爾斯感覺更強了。

    “我正想找你,原來你在這里。”維爾斯語氣淡淡,在即將到他面前的時候,突然一個加速,直接在奧利弗反應過來之前將他給撲倒了。

    此時黑白貓一副烏龜朝天的姿勢,仰躺在地上,尾巴被狠狠踩在毛爪下。

    維爾斯用的力氣極大,爪子收緊,幾乎將這條尾巴給踩斷。

    要知道動物的尾巴幾乎都是用來保持平衡用的,就算這一家子都會飛。一旦尾巴受重傷,飛行也會受到影響。

    維爾斯這一下不可謂不毒。

    奧利弗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聲音尖銳到刺耳。

    他想翻身反擊,可是尾巴上傳來的疼痛讓他痛到幾乎使不出一點力氣,只能痛苦地在地上蜷縮成一團不停翻滾。

    “你這個,雜種,快放開我。父王,父王,救我。”奧利弗死死瞪著維爾斯,口中叫罵呼喚起來。

    維爾斯都沒去管費利克因會有什么反應,就這么當著他的面直接出手了。

    他數著時間,費利克因會什么時候阻止。

    可是沒有,他依舊翻著手中珍貴無比的書頁,仿佛沒有看到眼前發生的這一幕一樣。

    被向來疼愛的二兒子呼喚求救的時候,也只是抬頭掃了一眼,就繼續翻開下一頁。

    摩黛絲被這一幕驚呆了。

    她手足無措地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最后跑到了費利克因身邊。

    “父王,你不阻止”

    費利克因側過頭輕輕給她舔了下腦袋上的毛,用爪子拍著她的腦袋道“你別管,沒事的,你先回去吧。”

    摩黛絲搖搖頭沒有走。

    維爾斯幾乎將奧利弗的尾巴給直接踩斷,其實就算踩斷了,憑借現在的醫療條件,也只是幾分鐘就能恢復如初。

    他一點都不解氣,心中的憤怒無法釋放。

    爪子挪到他脖子處,尖利的爪子觸碰到奧利弗的咽喉,他的痛哭聲戛然而止。

    似乎是沒有想到維爾斯能做出這種事,也沒想到費利克因竟然放任自己被欺負成這個樣子。

    他難以置信地忍著尾巴的劇痛,艱難轉頭。卻發現費利克因側著頭跟摩黛絲說話,看都沒看他一眼。

    他忍不住絕望地喃喃“為什么,怎么會這樣父王”

    奧利弗一直以為自己就算比不過朗費羅,也是得寵的那一個,他想要什么都能得到,可是為什么

    自己是被拋棄了

    可是怎么可能,自己該是受寵的那個才對,父王怎么會任由他被欺負而不聞不問。

    一定是哪里出錯了

    維爾斯低頭看著他,眼神冰冷,也在問他為什么“為什么抓秋秋”

    奧利弗轉過頭,視線掃到爬在維爾斯背上,正歪頭小心地露出一雙眼睛看下來的陸秋。

    他抿著唇沉默了一會,視線一直看著費利克因,可他始終都沒有抬頭。奧利弗的眼神從希望到絕望,最終慘笑出聲老向維爾斯

    “你問我為什么,你不是早就知道了么你不過就是只不知道從哪里蹦出來的私生子而已,卻這么幸運,實力比我強,比我聰明,一直被保護著,沒有被暗殺不用隨時提心吊膽擔心下一秒就會死掉,隨便撿到只動物都是傳說中的人。所以我為什么會抓她為了討好父王,為了讓他開心,夠了么我做錯了什么”

    維爾斯沒想到他會知道的陸秋的真正種族,而他抓陸秋的目的也跟自己想的完全不同。

    如果不是昨天陸秋跟他坦白,恐怕現在他會震驚到失語。

    拿陸秋來討好費利克因,那么費利克因也是知道的,他猛地抬頭,特地邀請陸秋過來是因為這個

    費利克因放下書走了過來。

    他確定地點點頭“關于秋秋的事其實我也是剛知道沒多久。”

    “你想干什么”

    維爾斯松開奧利弗迅速后退,一直退到門邊。

    他還沒出去,外面就又有一只貓飛快地闖了進來。

    是大王子朗費羅,他視線在屋里掃了一圈,朝費利克因恭敬地行禮,隨后疑惑地看著躺在地上的奧利弗,和出現在這里的維爾斯。

    “父王,這是發生了什么事”

    “我有件事要說,即然你也來了,那就聽聽吧。”

    說完會議室的門被關上,四周墻壁多出了一層光波,這是防止竊聽,也防止有其他動物靠近的防護。

    朗費羅過去將奧利弗扶起來抱到椅子上。

    奧利弗蜷縮成一團,完全沒了先前的高貴優雅,只是用仇恨又復雜的目光看向四周。

    維爾斯站在門邊沒有坐過去,陸秋被他緊緊地抱在懷中。

    他不在乎陸秋是不是人,可是別的動物在乎,并且覬覦。

    維爾斯后悔來這里了。

    人的重要性,足以讓每只動物動容。

    他不知道費利克因是什么態度,他沒有把握守住陸秋這個只屬與他的寶物。哪怕再有錢,他也無法與整個帝國抗衡。

    這時候維爾斯開始想退路了,想自己現在擁有的一切,究竟能帶他和陸秋拖多久逃到哪一步。

    一旦陸秋是人的消息被暴露出去,那整個世界都再沒有他們可以容身的地方。

    除非,除非他能殺掉兩個哥哥和費利克因上位成為新的王。

    還不知道維爾斯都已經開始考慮到這么復雜這么驚心動魄的陸秋,一臉好奇地看著費利克因。

    這是有什么家族消息要說她一個外人外場合適么

    “過來坐吧,別站在那里。”費利克因朝維爾斯道。

    陸秋晃了晃他的胳膊讓他回神。

    維爾斯搖搖頭收斂心神,沒有讓自己的想法泄露分毫,他在距離所有動物最遠的地方坐下。

    朗費羅來晚了,沒有聽到前面一句,現在完全不知道是發生了什么事。

    摩黛絲從看到兄弟互毆之后,就一直用雪白的爪子捂著自己的嘴沒有回過神來。

    “父王,您要說什么”

    費利克因又看了眼奧利弗,他的尾巴軟耷耷地垂在一邊,依舊很疼,他痛到滿臉扭曲,卻沒有要求離開,只是用有些紅的眼睛瞪著在場的其他動物。

    費利克因嘆息一聲,普通貓一生是有很多后代的,幾十上百也不成問題。

    但是因為王族基因問題,每一只生下來的幼崽都會發生變異,實力強大,但也因此,造成了他們子嗣稀薄,到現在也就只有這么幾個孩子。

    可是這幾個孩子還被養歪了。

    奧利弗做的事他一直都隱約知道,可是覺得那都是自己的孩子,就沒有過多糾正干涉。但他越來越過分,已經過了界,不知分寸了。

    “奧利弗,你這些年做過的事情我都知道,等這次會結束之后,你就去拉亞星住一段時間散散心吧。”

    奧利弗頓時臉色蒼白,神情完全萎頓下來,這句話相當于直接判了他死刑。

    他想掙扎又想問一句憑什么。

    可是話全都堵在喉嚨口,什么都吐不出來。

    維爾斯面對這一場景內心毫無波動,他甚至覺得,費利克因是不是在借此機會向他示好。

    但這么多年,他從來都沒有對這個名義上的父親抱有任何希望,因此此時也只是像個旁觀者一樣淡淡看著。甚至露出個有些嘲諷的笑。

    曾經最喜歡的孩子也能說拋棄就拋棄,真無情。

    “我接下去要說的話,按理說是只能告訴下一任國王,這是千年來,每一任王交接時都要交待的事,但現在你們都已經知道了,那我就直接說了。”費利克因視線緩緩掃過幾個孩子,最后看向了陸秋。

    維爾斯抬爪將陸秋完全按進自己懷里擋住了他的視線。

    “你們從小應該就聽過一個傳說,傳說在最初,動物是可以變成人的。其實,這個傳說是真的,動物確實可以變成人類,并且變成人后,生命還會得到延長。”

    小會議室里突然就安靜了下來。

    除了已經知道的奧利弗,其他幾個全都呆住了。

    其他動物什么反應陸秋沒看,她此刻幾乎要從維爾斯懷里蹦起來了,整個人都狂喜到不行。

    動物可以變成人

    所以什么種族不同不能談戀愛,什么生殖隔離,統統都不是問題了,,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網址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快眼看書小說閱讀_www.zwtueb.live

上一頁 加入書簽 目錄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 全天下都知道太子愛她   掌家娘子的團寵日常   穿越全能學霸   逢春   超級妖婿   巫靈大帝   錦繡田園,五朵金花   快穿:反派BOSS是醋精   我和白富美的荒野求生   超神廢婿   從征服暗帝開始   戰王歸來   我真的會煉丹   校霸男神是女生   愛似繁星   都市之天帝歸來   90后風水師   超級繼承人   榮耀巔峰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